合肥之韵

11-17 18:29   中国纪检监察报  

丰收的柔软与充实,像一双温情的小手,轻轻从我们的心田抚过,如和煦的微风

合肥市天鹅湖、绿轴公园。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今年金秋,我在合肥等待桂花盛开。

桂花的神奇,是你看不见它任何欲开的迹象,却一夜之间就满是绽放的花粒。它总是悄无声息地、默默地倾情绽放。金黄或酒红的桂花,让你有一种突然和惊喜撞个满怀的感觉。合肥人喜欢桂花,喜欢它弥漫的幽香,喜欢它清新脱俗、吉祥富贵的美好寓意。桂花也喜欢合肥,喜欢合肥所在的江淮大地,扎扎实实欢欢喜喜地生长。在我看来,几乎没有人可以拒绝得了桂花的馨香。

早晨下楼,刚走几步忽然闻到浓浓的桂花香气。扭头一看,嗬,路边的这棵桂花树已是金光灿灿,像撒了金沙,在碧绿枝叶间犹抱琵琶半遮面。继续往北门走,一路上只关注一棵接一棵的桂花树,看它们花多花少、香浓香淡。自打父母住进这个小区,我几乎年年秋天在这里赏桂花,成为难忘与渴望的记忆。忍不住掏出手机一阵猛拍,发朋友圈还不忘调侃一句:你们闻到桂花香了吗?

出小区大门,过马路就是绿轴公园。绿轴公园与天鹅湖相连,栽了更多的桂花树,尤其是西南角靠近电视台那一片,几乎成了一片桂花小树林。紧挨着电视台的那条马路,也栽满了桂花树。边走边欣赏,情不自禁就把早锻炼变成了漫步,变成了驻足。它们一年绽放一次,我不想辜负它们,努力成为它们的知音或铁粉。

小区对面的菜市场,已被丰登的瓜果和秋季作物摆得琳琅满目。

逛一遍菜市场,你会觉得金秋被这些老头老太和小媳妇装进了篮子里,摆在了案台上,或者码放在脚边的水泥地上。菱角带着青涩,挂着水珠,依偎在几棵莲蓬头身边,好奇地探头探脑,与水淋淋的嫩藕一起打量这五彩的城市。酒红或红白参半的大别山板栗、红彤彤的软籽石榴、砀山梨、橘子、葡萄、猕猴桃、苹果、芡实,皆水灵鲜活,还有新米、茭白,皆多情地望向你。我蹲下身,似有似无地与它们讨价还价,然后买一些拎回家。吃罢早饭,忍不住又跑过去,再买一些。妈说你买这么多咋吃得了,我说这都是应季的,多吃些,过了这个季节,就没有这个季节的味儿了。

累累秋果让我生发出一个小小的感慨:大地不会辜负关爱它的人。是的,古人早就说过,大地无语,厚德载物。

秋天,我的心是平静的,没有生长的紧迫,没有严冬的凛冽,丰收的柔软与充实,像一双温情的小手,轻轻从我的心田抚过,如和煦的微风。我问自己,是大自然给了我不同的感受,还是我对季节有了不同的感知?我说不清楚,只知道自己喜欢秋天,喜欢收获的秋天,喜欢高远的秋天,喜欢心神安怡的秋天。纵是秋风萧瑟,“一场秋雨一场寒”,我也会有苍山一般的淡定和从容。季节像一个生物钟,不断地敲响我的生命。

散文家说,散文要写出秋天的深刻、多彩和丰收的香气,因为秋天就像一部雄壮的交响乐。这是散文家的追求,更是苍天的恩赐。

过去,我总觉得紫蓬山离合肥很远。

的确也不近,紫蓬山毕竟在郊区肥西县,感觉上就很遥远。如今自己开车,导航显示不到二十公里,也就是一脚油门的事。惊奇之下忽然明白,紫蓬山巍然未动,是合肥变胖,离它近了。这么多年,紫蓬山“女大十八变”,变成国家4A级旅游景区,变成国家级森林公园,与日渐丰腴的合肥城融为灵与肉般的结实一体。世界在变,变是必然,然而变得如此好看、如此适合人心却并不容易。

去紫蓬山最好还是在秋天,天光山景,稻浪翻滚,秋色满园。

紫蓬山是我们的习惯叫法,严格地说,应该是紫蓬山区。紫蓬山区地处江淮分水岭,由紫蓬山、周公山、圆通山、大潜山等100多座小山组成,是大别山东向延伸的余脉。清代,紫蓬山就有“庐阳第一名山”的美称,有着独特的魅力。150多年前,这里哺育了一群性格刚烈、勇猛精进的英雄豪杰,他们从这里出发,保家卫国,抵御外侮,搅动中国近半个世纪的历史风云。

森林防火景观通道宽阔平整,蜿蜒起伏,安安静静,像漂浮于绿色海洋的飘带。在都市待得久了,猛然间放飞自然,就有一种鱼入海、鸟归林的兴奋,难以抑制。

紫蓬山区的森林面积有3500公顷,有400多种植物,栖息鸟类120多种,仅鹭鸟就有3万多只。这片茂盛的山林,是鸟的天堂,是植物的天堂,如今也是都市人的天堂。

汽车慢慢往前移动,眼前出现一条岔道,通向绿色的幽深。路边指示牌告知:风之谷自然农场。

被这个取自一部漫画的名字所吸引,毫不犹豫拐了进去。峰回路转,很快便进入一个精彩的世界。还没停车,就看见草地上有一串串纸叠的风车,扎在一个空大的架子上,在风中欢快地旋转。走近,沙沙的旋转声让我的情绪立刻飞腾起来。这是儿童游乐区,鸟巢树屋、弯月形吊椅、滑索……游乐设施皆祼露于天空下,成为山峦、水塘、树木、野草和庄稼地的一部分。

曲径通幽,漫步前行。旁边的月季园、湖边地中海式花园,有近百种花卉植物。没想到,农场还有养马场,马匹正在各自的马厩里休息,或卧或站。跑马场上空空荡荡,因为还没有到表演的时间。既是农场,当然离不开猪、羊和鸡鸭鹅等畜禽,老远就听见它们欢快的叫声。几只白羊站于山脊,安静地咀嚼,羊胡子撅得老高。

事实上,当我漫步紫蓬山,走在农场的乡野道上,一种生命的务虚感便萦绕在心头,唯有静心,才会有心得和感悟。

再往里走,靠近一座小山,是片片相连的稻田。金黄的稻穗沉甸甸的,快到挥镰收割的时候了。微风吹来,稻浪翻涌,沙沙作响。挨着田埂,溪流之上就是观光平台,平台上有两个草棚。坐在草棚下,看山光水色,风过林梢,听溪水潺潺。秋虫不知疲倦,歌唱自己的季节,歌唱赤橙黄绿的秋色,歌唱秋的饱涨盈怀。

这些稻子和蔬菜、瓜果,都不用化肥农药,用的是有机肥,种植天然抗虫花草来抵抗病虫害,对土壤和生态进行保护,尊重自然和生命。这是我最感兴趣的话题。有一次在肥西乡下,见到丰乐镇双枣社区的党支部侯书记,建议他种稻子用有机肥、不打农药,我可以帮助在微信群里销售,哪怕贵一些都可以接受。他说,我们村一直在致力于种植无公害水稻。我对他刮目相看,觉得他和我一样,对土地有着一种依赖和热爱的情怀。

紫蓬山旅游开发区纪工委岳书记告诉我,乡村产业振兴,盘活农村闲置资源,风之谷自然农场带动了张老圩村近百人就业。肥西县依托紫蓬山自然环境和地理位置,推出“紫蓬山民宿品牌”,风之谷是县里重点推出的十大民宿之一。

“民宿+康养”“民宿+研学”,传播农耕文化,亲近自然,顺应自然,这样的路子让我喜欢。回来后查资料,肥西是全国百强县。果然是一个“肥”县。

多年前,我还在合肥工作。一天中午陪外地来的一个朋友吃饭,朋友要赶飞机,席间心神不定,不停地看表,生怕耽误。我们都劝他:莫急,莫急,去机场要不了二十分钟。到机场后,朋友颇为惊讶:真的这么近啊!

那时,骆岗机场似乎就在合肥人的眼皮子底下。机场太近会限制城市发展,这成为合肥人的共识。2013年5月,安全运行36年的骆岗机场完成历史使命,退出空运舞台,与此同时,崭新的合肥新桥国际机场诞生。骆岗机场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只是在偶尔忆起某件往事时,才会说起它。以我的经验和想象,骆岗机场那一大片寸土寸金的地方,应该会很快被森林一般的高楼大厦所淹没。

2023年9月,在第十四届中国(合肥)国际园林博览会举办前夕,合肥市作家协会举办“作家看园博”大型主题采风活动,我从北京赶回去参加。这次合肥之行,令我万分惊讶和喜悦,骆岗机场以花枝招展的喜庆模样,复活且摇身一变,成为世界级城市公园:骆岗中央公园。这座公园规划面积12.7平方公里,是在骆岗机场的基础上变化而来。

园区包含三大板块:百姓舞台展区、城市更新展区、生态园林展区。其中,百姓舞台展区完整地保留了长3000米、宽200米的机场主副跑道和中央110米宽的草坪带。这个巨大的草坪被命名为“梦想大草坪”。

我站在辽阔的跑道上,仰望蓝天,顿觉天地博大,自身渺小微不足道。远处,还是那座塔台,还是那座航站楼,航站楼上的“合肥”两字,一如既往地苍劲有力,风姿不减,岁月没有消磨掉它的颜色。当年,我曾在这里起飞,跃上白云蓝天,去哈尔滨组稿,去厦门参加笔会。我也曾在此降落,从天空看万家灯火,落地后奔向温暖的地方。往事浮现,历历在目,一时竟觉沧桑如梦。过去与现在,拼搏与发展,足迹与理想,顷刻放飞,天高地阔,风起流云。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此刻说什么都显得轻飘,唯有沉默。沉默是金,也是深刻。

这么大的公园,仅这两条飞机跑道就足以令人震撼。这座开放式的、不设围墙的公园,以后会像合肥人的后花园,进出自由。有人欣喜地称它是安徽之窗,省会之心,城市之肺。

在城市更新展区,基本上保持了原机场的脉络肌理和建筑风貌,升级改造成一座园博商业街区,成为集历史、文化、科技、艺术为一体的18万平方米的园博小镇。这座具有“时代特征、机场特色”的小镇,是长三角地区的商业新地标,也是时尚潮玩的打卡地。

几十个生态园林和城市展园,满载历史文化,让公园充实而丰满。亭台楼榭,雕塑石刻,小桥流水,历史光点,皆与自然景观携手相依,一一呈现。因为时间有限,我只能浏览近处的几座城市展园。徽州书院刻在石壁上的“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倒映于清波碧水,令人流连。阜阳标志性景观——王家坝精神,以旋转向上的13根立柱记述展示王家坝建成至今在13个年份中16次开闸蓄洪的时间,“舍小家、为大家的顾全大局精神;不畏艰险、不怕困难的自强不息精神……”一面雪白的墙上,镌刻着清代张英的名句:“千里修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最吸引我眼球的,是城市建设馆,位于原航站楼二楼,据说全面展示了中国城市的发展历史,可惜,只能留待下次再看了。

其实,已经足矣。这里见证了合肥城的飞速发展,承载着合肥人的奋斗历程,有情有义的合肥人保留了它,赋予它新的生命与活力。这片中央公园不仅留住了一片绿,也留住了文化和乡愁。(沈俊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