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有个“包青天”!

11-23 08:45   安徽日报  

公元999年,“一代名臣”包拯出生在庐州合肥。他在这里出生、成长,奠定了他稳定的人生观、价值观。28岁考上进士,为孝顺父母,他多次辞官,返乡侍奉双亲,直至38岁。包拯离世一年后,其女婿文效将其灵柩运回合肥,叶落归根。

庐州合肥,是包拯一生的起点,也是包公的归葬之所,是真正的包公故里。

位于合肥包公园的包孝肃公祠。张恒 摄

包公到底葬在哪?

千年谜团有了答案

“正气摄王侯,铡恶除奸传万世;遗风昭日月,蜀山淝水庆重光。”“铁面贮黄泉,清声远播,墓侧犹张三宝铡;赤心化紫气,明镜长悬,民间永念一青天。”……连日来,“合肥包公园”视频号接连推出多期“读园”视频作品,对园内众多楹联匾额进行解读。

走进位于合肥市芜湖路的包公园,包公祠、包公墓、清风阁等依河而建,在合肥老城区中形成了一片古朴庄严的幽静之所。其中,包公墓便是包拯及其家人的迁葬地。

嘉祐七年(1062年)5月13日,包拯在枢密院视事时突然得病,溘然长逝,终年64岁。宋仁宗亲临吊唁,辍朝一日,追赠礼部尚书,谥号“孝肃”。传说由于包拯生前铁面无私,得罪了不少贪官污吏,其后人为避免包公墓被盗挖,便采用疑冢等方式掩人耳目。因而,对于包公安葬在何处,历来是众说纷纭。直至1973年,这个近千年的历史谜团终于得到了解答。

1973年,合肥文物部门对位于合肥市东郊大兴集的包拯及其家族墓地进行清理,出土了包拯遗骨及其墓志铭,还有包夫人董氏及他们的儿子、儿媳及长孙的遗骨。包拯墓志上的3000余字,不仅记录了其一生,还详细叙述了其死亡时间及死后由河南运回故里的过程。原来,包公去世次年,其女婿文效将其灵柩运回合肥,叶落归根。经专家详细考证并结合陪葬用品判断,包公归葬地位于合肥无疑。

老庐州城东南门外的护城河如今被命名为包河。包河中有一小洲,名为香花墩,曾是少年包公读书的地方。后人在此修建了包公书院,逐渐演变为包公祠,并在晚清时期,由李鸿章捐资重建。数百年来,这里成为合肥人供奉纪念包公的地方,一直香火不断。1987年,合肥市将包公墓迁至附近,让这位百姓爱戴、世人敬仰的清官长眠于此,与千年之前的读书声遥相呼应。

新的包公墓专门请来中国著名古建筑学家潘谷西先生进行设计,占地3公顷,建筑面积为1500平方米,主要建筑物有照壁、子母双石阙、神道碑、石刻群、享堂、主墓等。肃穆的仿宋建筑无处不透露出人们对这位“千古名臣”的敬重。

斯人已去,清名永存。1999年,为纪念包拯诞辰1000周年,合肥市在包公墓园与包公祠中间地带又修建了清风阁等大型仿宋综合性建筑群,以进一步弘扬包公及其廉洁精神。

“千百年来,包公廉洁公正、刚毅正直、不附权贵、铁面无私的品格和精神,一直滋养后人身心,涵养社会风气。”安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副院长韩家炳教授表示,诞生于安徽的“包公与廉洁文化”,既是历史的,更是时代的。

包公故里文化园一景。许蓓蓓 摄

千古名臣家在合肥

京剧、黄梅戏、豫剧、秦腔、庐剧……前不久,一场由中共合肥市委宣传部、合肥市文化和旅游局主办的全国包公题材优秀节目展演精彩举行,让现场观众过足了包公戏瘾。“以前一说起包公,我想到的总是‘开封有个包青天’。今天看了演出才知道,原来包公的家乡在合肥。”来合肥旅游的重庆小伙严理表示。

肥东县包公镇,一座新建的占地约90亩的包公故里文化园就静卧在这里。这里正是1024年前包拯的出生地。

宋真宗咸平二年(公元999年)春,庐州的包村,也就是今安徽省肥东县包公镇的一户官员家里降生了一个男婴。父亲包令仪给孩子取名“拯”,字希仁,希望儿子能以“拯民”“拯世”为己任,“济世人于水火,解生民于倒悬”。

目前,规划用地面积51000平方米、建筑面积8500平方米的包公故里文化园已正式开园。

在包公故里文化园,一系列经过复原、复建,与包公出生地相关的历史遗迹,吸引着众多游客前来参观寻访。荷花塘,原为包公家宅大门正前方的照面塘,据说为包拯父亲包令仪所修建,塘中莲藕雪白,甜脆“无丝”。花园井,原为包家后花园的水井,建于后周显德年间,延续1000多年,至今仍在使用。此井又名曰“廉泉”,传说中贪官污吏饮用后会口干舌苦,腹疼难忍。

随着文化园的开园,“世界包公,故里肥东”的品牌进一步打响。“作为包公的出生地,这是地地道道的本地资源、旅游文化资源,具有唯一性、稀缺性和不可替代性。”安徽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翁飞介绍。

包公园一角。唐大云 摄

廉洁思想“根”在故土

“合肥有个包青天,铁面无私辨忠奸。”今年10月中旬,台湾安徽同乡会30余名祖籍安徽的台胞来到合肥包公园,齐刷刷唱起了改编的歌曲,满怀对故土的热爱。“包公谥号‘孝肃’,‘孝肃’所代表的忠、孝、廉精神,在两岸民众中广受推崇、深入人心。”长期从事文化传播工作的台胞庆正表示。

“包拯在求学阶段就懂得不能被人情私交所困扰。”在包公故里文化园,讲解员所讲述的一则《包公拒宴》故事令不少参观者印象深刻。据传,包公在合肥求学时,当地有一位富豪很想结识这位青年才俊,多次邀请他与另一位李姓同学去家中赴宴,李姓同学觉得盛情难却,但包公却婉言谢绝。并正告同学道:“彼富人也,吾徒异日或守乡郡,今妄与之交,岂不为他日累乎?”

坚守正道、慎独慎微、自守清操,是包拯立身处世的根本,更是家乡故土孕育的优秀品格。在这片山清水秀、民风淳朴、文化底蕴深厚的土地上,“孝、廉、智、正、忠”的种子在年少的包拯身上萌发。

年幼时,包拯便受到良好的传统教育熏陶,并随父游学四方,体察民情疾苦,立下了正直、忠孝的人生信条。年少时期,包拯来到庐州(今合肥)城内求学,遇到了他的人生导师刘筠。刘筠,北宋著名政治家、文学家,因不愿与奸臣同朝为官,而请求外任到庐州担任知州。刘筠的言传身教、提携、赏识,对包拯日后逐渐形成清廉公正、不附权贵等为官思想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拯进士及第,以亲老侍养。不仕宦且十年,人称其孝。”“少有孝行,闻于乡里。”在包公故居“奉亲厅”的一面墙上,镌刻着北宋著名史学家、文学家司马光、欧阳修等人对包拯的高度赞誉。关于包拯尽孝、不计功名侍奉双亲的故事,不仅在当地当时传为美谈,更是流芳后世。

“包公出生于合肥,成名于端州(今肇庆),扬名于开封。他为官26年,但在合肥老家一直生活到38岁才踏上仕途。可以说这38年奠定了他一生成长的思想基础,形成了他基本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肥东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张道德表示。(许根宏 许蓓蓓 丰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