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以儿子名义领低保,他说自己“去世了”

06-17 08:35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2018年5月,安徽省蚌埠市禹会区马城镇孝仪村村民马某某等四人向蚌埠市禹会区纪委监委实名举报:

“村民该吃低保的吃不上,村干部都能吃上,低保户申请不透明,不了解村里哪些人是低保户……”

·2018年9月,孝仪村村民又向蚌埠市禹会区纪委监委匿名举报:

“马士松近亲属违规享受低保。”

·2018年10月,禹会区马城镇纪委书记徐国军主动拨通了举报人的电话:

“马师傅,你们前期反映有关孝仪村干部吃低保问题,我们已经掌握了一手资料,不久就会有调查处理结果,我们将对违规吃低保的干部严肃问责,回应孝仪群众对低保问题的关注。”

调查细节

半年内,孝仪村出现了两次举报。

第一次举报,是4个人实名举报,举报孝仪村所有党员干部,包括已经退下去两三年的。

举报的问题,有十五年前占用土地的问题,有集体土地补偿款的问题,最后还捎带说了句,有村干部吃低保。

面对这么一封“大呼隆”的举报信,禹会区纪委监委有点头疼。举报全村党员干部?这从哪查起?

去找举报人了解情况,举报人说:“不想讲得太多,你们查就行。”

针对信里提到的村干部违规吃低保问题,纪委监委去翻阅了低保户名单,没有发现任何村干部的名字。

初核没有太大突破,光是举报人几句含糊不清的证言,没有其他物证,证据链不完整,都没法立案。纪委监委于是决定把这个举报件初核了结。

举报人不乐意了:“我们告都告了,你们就这么了结,我们不成了诬告?”

纪委书记徐国军耐心解释,才打消了举报人的顾虑。但举报人还是不满意,坚持说村里有些账目不公开不透明。

就在这时,第二封举报信出现了。

上级转下来一个匿名举报件,只有12个字:“马士松近亲属违规享受低保”。直截了当,信息明确。

马士松,是孝仪村村委员。办案人员一下子有了靶点。

只要找出谁是马士松的近亲属,然后看看低保名单上有没有这个人的名字,一切就清楚了。

办案人员先去公安部门调取马士松近亲属户籍信息,从民政部门调取该村所有低保档案资料,从银行调取马士松及其近亲属农商银行存折借贷流水比对分析。

于是发现:

马士松妻子和儿子的户口2011年6月从马士松户内迁出,两个月后他们俩就向孝仪村申请农村低保并通过。

二人的低保金每月打入马士松名下的存折内,马士松不定期签字取用。这就很清晰地显示了是马士松领走了钱。

调研组经过研判分析,认为书证确凿,具备谈话突破条件,区纪委监委第二纪检监察室对马士松突击问话。在证据面前,马士松如实交代了自己的违纪行为。紧接着又对其他涉及人员依次问话,佐证了其亲属违规享受低保的事实。

为了给亲属办低保,马士松分几步走:

先到辖区派出所将妻子和儿子的户口从自己户内迁出分户,这样的目的是从户口纸面上掩盖他们一家三口的关系。

两个月后,他替自己儿子填了申请低保审核审批表,申请原因居然写的是:“父亲去世,母亲有病。”也就是说,马士松自己说自己去世了。

可他明明还活得好好的,别人不会发现吗?因为儿子已经跟他分户,儿子的户口簿上只写他在世母亲的名字,没有他“去世”父亲的名字。所以低保审核人员并不知道这名“低保户”已经“去世”的父亲其实还活着。

然后,马士松自己参与评议工作,顺利通过申报。3年间,他累计违规领取低保金14674.52元。

案情水落石出,当事人马士松也受到了党内严重警告处分,退缴违纪款。

但工作还没有结束。调查组分析,这个案件之所以能发生,导致群众意见这么大,跟长期以来低保信息公开不到位、不透明有很大关系。

“一个小名单打印出来,往村子的公开栏一贴,悄无声息。在农村,老百姓没什么事,不会轻易去村委会公开栏去看。低保公示名单在那贴个七天,拍个照,说群众无异议,就摘下来。纯粹是形式上的公开,很好钻空子。”徐国军说。

现在不一样了。公示一开始,村里的大喇叭就喊起来:低保户名单在村委会公开栏贴出了,大家可以去看,欢迎监督……

群众在家都能听见,感兴趣的就去公开栏看一眼。

现在还要求评议低保人员资格的时候,必须选出群众代表参会,把每个候选人家里的情况挨个通报,马士松那种自己把自己去世的理由审核通过的“奇葩”情况,就很难再发生了。

纪法小课

这件事可以给群众提个小醒:举报信该怎么写。

对比孝仪村前后两封举报信:

第一封实名举报信,按理说实名举报是有优势的,可是信里来来回回说了一大堆问题,每一个线索都模糊不清,还没有具体的被举报人,可查性就差了很多。

第二封举报信虽然是匿名,只有12个字,但是具备了一封“优秀”举报信的品质:点名道姓说出具体的被举报人,以及这个人的具体问题。

信中指明了初步方向,剩下的就可以交给纪委监委来办了。纪委监委会努力查清事实真相,监督好政策的落实,让群众感觉到公平正义。(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张琰 安徽省蚌埠市纪委监委 窦凯)

相关阅读